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vivibear->《兰陵缭乱3(大结局)》->正文

第二十三章 陌上花开

  长恭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搬进了新王府,其实说起来也不算新王府,这是皇上特别御赐给她的府邸,在很久之前,这座王府的主人是——长广王高湛。

  若是在以前,长恭必定会拒绝,但这一次,除了心酸和怅然,她还是接受了这座王府。虽然害怕触景伤情,但永远的逃避只会越来越伤害自己。终有一天,她要抬起头来,直视面对这一切……

  在邺城的这段日子,长恭也听到了一些有关大娘的消息,知道她和正礼都生活的不错,她的心里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虽然不会再和她们相见,但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她们能平平安安。

  无论那个女人做过什么,她始终都是——三哥的娘。

  不知不觉,秋天已经来了。夏季满眼的绿色很快化作有着怀旧情绪的黄。那些或金黄或缃黄的树叶以一种令人心碎的姿态缓缓跌落,夏日里盛开的花朵纷纷合上眼睛,沉睡着飘零。

  走在上朝的路上,她总是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从来不曾离开过这里,一切都没有改变。在朝议结束后,九叔叔经常会单独传召她,拉些家常,或是下一阵子棋,然后回到府里,和大哥三哥胡侃一阵,喝上一碗大娘炖的燕窝,一天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过去了。

  以前还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些无趣,可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转瞬即逝的美好,再也不会回来了。

  走到大殿前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有人正在喊她,回头一看,原来是琅琊王高儼。不知为什么,九叔叔生前对这个儿子格外的宠溺,小小年纪的他不但身兼京畿總司令官又兼領軍大將軍,还兼了總監察官,权力无限。衣食住行,平时所用,无不和高纬的一模一样。

  “小俨,你今天也这么早?”她的嘴角边泛起了一丝笑容。高俨素来和她亲密,所以即使现在已经长大了许多,还是改不了叫她一声长恭哥哥。她搬到了新的府邸后,他更是经常三天两头的前来拜访,尤其喜欢听她讲一些战场上发生的事。

  “长恭哥哥,今天不用上朝了,皇上他又去玩那个什么乞丐村了。”高俨皱了皱眉,显然对这一切很不满。

  长恭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皇上最近自称无愁天子,在宫内华林园做一个贫穷村舍,自己披头散发,穿叫花子衣服装做乞丐求食;又仿造穷人市场,自己一会装卖主一会装买主,忙乎不停,简直荒唐的不得了。

  这样下去,国家社稷堪忧,还有九叔叔的江山,难道就这样被他糟蹋?想到这里,她对皇上的怨意也更深了一点。

  她抬起头,想对高俨说几句,忽然看到他望向了不远方的一处,眉宇间就微微变了神色。原来的笑容迅速的敛起,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不屑。

  长恭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立刻明白了他忽然变脸的原因。只见和士开正搀扶着胡太后,有说有笑地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西域胡狗,看本王终有一天要收拾了你。”高俨没好气的挑了挑眉,黑眸中射出了狠厉的神色。

  高俨与和士开,一直处于水火之势,这其中的缘由,长恭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高俨一向最为厌恶和士开这样的佞臣,不管在什么场合,屡次给他难堪。但和士开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与穆提婆也不知用什么办法,劝说皇帝下了旨,命令高俨离开北宫到宫外居住,并且假装给琅琊王加太保的虚衔,明升暗降,削夺他对齐国军队的军权。但即便如此,作为皇帝亲弟,琅琊王高俨还剩有一个京畿大都督的位号。也就是说,他还握有指挥京城卫军的兵权。

  和士开这时已经留意到了他们的存在,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高俨哼了一声,立刻转过了头去。长恭则是对太后行了个礼,然后就和平时遇到和士开那样,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她恨这个人,也恨自己当初迫于他的要胁没能杀了他。

  恨生于心,于恨人之人来说,其伤要远远大于被恨之人。

  往昔伤痛刻骨,因痛生恨,痛在恨在,这么多年过去,她仍在恨,可见心中伤痕,从未忘怀。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强烈的恨意已经渐渐沉淀下来,被深藏了内心的某个角落。

  胡太后和她拉了几句家常,又问了高俨一些日常的生活。碍于太后在这里,长恭也不能无礼的离开,只得也站在那里,等着她的问话结束。

  无意之中,长恭发现和士开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皱了皱眉,她侧头避开了他的目光。自从回来之后,她留意到他经常会流露出这样的眼神,就好像那种知道些什么的感觉。

  “长恭好像变了不少了。”胡太后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似有感触的说道。

  和士开微微一笑,“太后,人总是会变的。高长恭也一样。”

  胡太后望了望他,眼中流露出些许温柔,“不过士开你,却一直没有变过。”

  “太后……”和士开的眼中也泛起了一丝笑意,但那笑意里却又带着一丝不为人察觉的怅然。外人都以为他和太后终日出双入对,感情非同一般,确实,太后也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他也曾经以为自己已经从不得求之的咒语中解脱出来。

  但自从他看到高湛过世时太后那失魂落魄的悲恸表情时,他就清清楚楚的知道,太后的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有那一个人。

  而他对那个人——却丝毫没有半点怨恨。

  所以,他信守了自己的诺言。长恭的身份,他一直深藏心底,就连太后这里也没有吐露半分。

  “士开,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俨这孩子,先皇实在是宠坏了他,如今这孩子心高气傲,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和你更是犹如仇人一般,这样下去的话,我真是有些担心,你倒是也想个办法……”太后的声音将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和士开的嘴角挑起了一丝笑意,“太后,琅琊王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有时不过是小孩心性,等他再长大一些就会好点吧。”

  不知为什么,每次见到高俨那双目光灼灼的黑眸,他总是会感到莫名的不安。这位琅琊王,大略良才,小小年纪就开府处理公务,帝位的距离,对他来说,并不遥远。他只是缺少运气和机会而已。如果先皇再活上多几年,很可能会把帝位转给他。相比较他,当今皇帝高纬,性格懦弱,没有主见,只是他凭嫡长子的名位,才得以承继帝业。但也正因为是这样,现在的皇帝才更容易被他控制,自然也是默许了他和胡太后之间的关系。

  若是换成了高俨……尽管他设法削减了高俨的权力,但还是心存忌惮。更重要的是,高俨对于他和太后之间的关系素来憎恶,所以最让他安心的方法,就是将高俨外放到地方州郡,然后夺取他的兵权。

  当兰陵王府的红叶被染成一片绚烂的时候,长恭将小铁从漠北接到了邺城。这些日子实在是发生太多事了,所以长恭将小铁一直都留在了漠北,好不容易等到现在一切全都安顿了下来,她就赶紧将小铁接回来了。由于她对外之称两人已经在漠北行了礼,又有斛律恒迦作证,所以这次小铁干脆就以正妃的身份入住了兰陵王府。

  兰陵王府内,红叶如云,白菊盛开,略带些清冷的异香流遍整个庭院。然而,与这景候颇不相宜的,却是小铁响亮的声音。

  “长恭哥哥,你看恒伽哥哥这回居然送了这么一大份礼!”小铁清点着堆在房间里的礼物,一脸惊讶的说道。自从皇上御赐了一堆昂贵的礼物以贺长恭纳妃之喜后,其他的官员们也立刻跟风似的送了一大堆。

  长恭也惊讶地瞥了过去,果然是个很大的箱子。诶?这个小气鬼什么时候出手那么大方了?

  带着怀疑的心情,她拿起了那个箱子,咦?怎么那么轻?轻的就好像里面什么也没有。

  打开一看,她的手抖了一下,原来箱子里面,还真的什么都没有!

  “难道恒伽哥哥忘了装?”小铁疑惑地问道。

  “这个……”长恭刚要回答,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的礼物就是这个箱子啊。”

  恒伽……长恭听得这个声音,心里一阵雀跃,连忙回过了头去,只见他嘴角含笑,倚在门边的样子带着几分懒散,长长的黑发看似随便的一系,却不凌乱。只是那么简简单单地站着,却是濯濯如春月柳,淡淡似秋夜雨,令人不自觉的想要亲近。

  “要是没有这个箱子,你拿什么装别人送来得礼物呢?你看看,我想得多周到啊,”他轻轻笑着,一抬脚跨了进来。

  “这样也可以!”小铁夸张的瞪大了眼睛,“恒伽哥哥你不是一般的小气呐。”

  “咦?小铁你难道不知道恒伽和你也是亲戚呢。”长恭眨了眨眼。

  “什么亲戚?”小铁抓了抓脑袋。

  “因为恒伽就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啊,也有个铁字哦,你看和你算不算亲戚?”长恭说着说着就格格笑了起来。

  恒伽轻咳了一声,“小铁,乖,去帮我倒杯茶来。”

  小铁眼带笑意地扫了他们一眼,嘴角挽起了一个暧昧的笑容,“嗯,这就去!”

  在漠北的时候她就听说了恒伽为了救长恭受伤的事情,当时听到这个消息,须达死活不信自己的弟弟会做出这样自我牺牲的事情。

  不过,她相信。

  只是,在外人看来,这始终是两名男子,之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呢?谁也不知道。

  没了小铁的声音,房间里顿时就安静下来。窗外流入的树影和花香都在不知疲倦地氤氲蒸腾,随着微风吹进房内。

  “对了,”恒伽笑眯眯地走到了她的身旁,“我也有一件礼物要送你。”

  “给我?”长恭有点诧异,倒不是因为他说要送她礼物,而是今天他居然没有反驳她的话,若是换在以前,他一定会不动声色的接上一句把她气的半死的话。

  恒伽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碧玉雕琢的盒子,刚一打开,整间屋子里就充满了扑鼻的奇香。长恭指着盒子里那个发出香味的红色棒状物,惊讶地问道,“这是什么?”

  他神秘地眨了眨眼,“你先把眼睛闭上,我就告诉你。”

  “不要。”长恭瞪着眼睛,狐狸这个家伙,有时实在是让人很难相信啊。谁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乖,长恭。”他的语气温柔似水,好像在诱惑着她一般,“快点闭上。”

  长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还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妥协了。刚闭上眼睛,她就感觉到嘴唇上有些痒痒的,麻麻的。好像羽毛轻轻刷过唇瓣,忍不住睁开了一条缝,只见恒迦正把那个红色的东西,一点一点抹在她的唇上。

  “好了,睁开眼看看。”恒伽将一面铜镜放到了她的面前。

  她往镜中一看,只见自己的唇靡丽红艳,比起原来似乎多了几分美妙的光泽。

  “这,这不是口脂吗?”她低声道。

  “是啊,不过和平时那些蜡做的无味口脂不同,这是从波斯而来的牛髓口脂,用苏合香、上色沉香、雀头香、苜蔌香、麝香、甘松香、茅香、丁香、白檀香、还有甲香混制,所以带有奇香,长恭,你喜不喜欢?”墨空无月,静溪潺潺,恒伽的眼中华光溢彩,仿佛满天繁星皆落入一双瞳眸。

  长恭轻轻触碰了一下嘴唇,眼中闪过了一丝光采。毕竟她也是女儿身,对这些东西也没有反感,只是——

  “可是,我要这些东西也没用,对不对。”她神色黯然地低下了头。

  “长恭,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恒伽静静地看着她,“我是说,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你的地方,以女孩子的身份开始新的生活?”

  长恭心里一震,轻轻扯了扯嘴角,”恒伽,怎么忽然说这个了?以前你不是还鼓励我吗。“

  他深深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因为现在,长恭觉得有些疲倦了,不是吗?”

  她本来想要否认,可忽然想起了他们之间的约定:在沉默了片刻后,她还是诚实的点了点了头,“是的,恒伽,我开始觉得疲倦了。但是我从来也没有过你所说的那个念头,九叔叔在的时候没有,现在也没有。因为每当我感到疲倦的时候,我就会告诉自己,这个世上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东西,尤其在这个乱世,我不能就这样自私的离开。如果这样做的话,我就会对不起九叔叔,对不起齐国百姓,更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士兵弟兄们。用疲倦作为逃避的借口,我会——看不起我自己。”

  “我明白了。那么,我也会一直奉陪到底。“恒伽神色复杂的看着她,“我很高兴你对我实话,可是,长恭,不要太辛苦了。毕竟,你只是一个女孩子。况且,如今的皇上已经不是你的九叔叔,他的身边多是一些佞臣,所以你要加倍小心。”

  “我知道,”长恭扬了扬眉,连忙转移了这个沉重的话题,“不过狐狸,这个口脂一定很贵吧?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你居然舍得买这么贵的东西?”

  恒伽忽然叹了一口气,“所以啊,我现在后悔了。要不你还给我吧?”

  “诶?”长恭充满警惕地看着他,这个家伙,该不是想趁机讹上她一笔吧?

  “那就还你好了。”她赶紧将那个盒子推到了他的面前。没想他还是一脸的愁闷,“可是,你已经用了哦。”

  “喂喂,你讲不讲理,这已经用了的怎么办!”她也有点恼了。

  “那就——还给我啊。”在看到他眼中那抹狡猾的笑容时,她已经感觉到了不妙,但还是来不及了——

  只觉得自己的唇上一暖,他的唇已经不客气地覆了上来,舌尖还在轻舔她的唇瓣,霎时,口脂的香味漫溢在彼此的舌尖口腔,一刹那,渗满的秋水,从她心中那份最甘甜的部位开始温柔流转,像是——陌上花开一样的喜悦明媚。

  小铁端着茶站在门外,小心翼翼将门掩得更紧,嘴角边泛起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秋天,乍寒还暖的天气,迷迷蒙蒙的烟雨缭绕缠绵。清碧茶水在微凉的空气中冒着水雾,像是烟雨中萦回的碧水,勾人情思。

上一页 《兰陵缭乱3(大结局)》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