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vivibear->《兰陵缭乱3(大结局)》->正文

第三十四章 逃脱

  深秋高远的天空清淡如水,空中远远地浮着几缕烟气凝聚成云。长恭百无聊赖地倚在窗前,银雪则在一旁讨好地舔着她的脚。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小娥的叫声,一回头,发现身后居然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七八岁的男孩。

  只见他身着衮冕,青珠九旒,典型的周国太子打扮。果然,只听见小娥惊慌失措道:“太子殿下,您,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您是怎么进来的?”

  南海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俊秀的脸上有一个俏皮的酒窝若隐若现。

  “听我母妃说,这里藏了一个好漂亮的姐姐,所以我才特地来看看。那些守卫不知道我进来哦,因为我是从那棵树上爬过来的。”

  小娥显然吃了一惊,“太子殿下,您还会爬树?”

  “嗯。”男孩笑得纯真无邪。

  长恭见不过是个孩子,便减了几分戒心。仔细一看,这孩子和宇文邕还真有九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姐姐真的好漂亮啊!”他转动着眼珠。

  小娥不禁哑然失笑,“太子殿下,你可不该叫她姐姐哦,娘娘也是你父皇的妃子。”

  长恭微微动了动嘴角,“小娥,你去拿些糕点和茶水来吧。”

  太子顿时喜笑颜开,还加一句,“小娥,我要吃你做的菊花糕!”

  小娥应了一声,转声走了出去。

  长恭扬了扬眉,低声道:“你说句实话,是不是想吃菊花糕才溜进来的?”

  太子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她,然后又站起身来,“我可不可以到处看看?”见长恭点了点头,他就好奇地四下张望起来。

  长恭一个没留神,他就不知什么时候没了影,正想叫他出来,却听到内房那里传来哎哟的一声。她扶着案几站起身来,想到内房去看个究竟,刚一踏入内房,脚下却不知踩到个什么东西,一时重心不稳滑了过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的眼前一片黑,身下的地面阴冷坚硬,腹部似被千万毒针刺穿,除了钻心的疼痛,哪里使得出丝毫力气。

  就在这时,她看到太子一脸惊慌的凑了上来,在看到她痛得死去活来的样子时,仅在一瞬间,太子脸上的表情变了,那双纯真可爱的眼神,忽然变得深邃而不可知,薄薄的唇边勾起了一抹讥笑。他捡起地上的琉璃球,用一种完全和他年龄不相符的声音冷然道:“除了我,父皇不应该再有别的孩子。父皇他是我一个人的。”

  长恭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她从没见过这样可怕的孩子,在天真的伪装下竟然有颗比恶魔还恐怖的心。

  她竟然栽在一个小孩子的手中!

  “对了,门口的守卫已经被我的母妃引开,而小娥这个笨丫头还在做菊花糕,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了,所以就算你喊人也没人会应。”

  太子又重新露出了那两个可爱的酒窝,“你就在这里慢慢等着吧。哦,就算你能活着告状也没关系,反正不会有人相信我会做出这样的事,就连父皇也不会相信。”他在手里玩弄着那个琉璃球,轻轻松松地走了出去,还不忘替她关上了门。

  长恭只觉得身下一热,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流了下来,心里大惊,紧紧按住了腹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外爬去```从下(禁止)渗出的鲜血在地面留下了一条美丽妖艳的红色弧线```她不能在这里等死,她只能靠自己自救,她绝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这个她和恒伽唯一的孩子。

  就在快要爬到门口的时候,她开始感觉全身无力,眼前渐渐模糊,仿佛有什么扯碎了天地,蒙蔽了视线,打痛了身心,将一切化为混沌。在恍恍惚惚间,她有些明白了,死亡并不可怕,疼痛也并不可怕,人之所以害怕死亡是因为在这世上还有留恋的东西。

  不想失去这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不想失去那些珍贵的记忆,不想```

  在意识渐渐涣散的时候,她隐约看到有个人影撞了进来,紧接着自己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耳边传来一个极其嘶哑的声音,“长恭,长恭,你要坚持住,我马上去喊人!”

  虽然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却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般紧紧抓住那人,不停的重复着,“我不能失去这个孩子,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那个人似乎全身一阵的僵硬,随后将她轻轻放在了床榻上,低声道:“放心吧,长恭,你和他的孩子```一定会没事。”

  长恭静静地躺在床榻上,模模糊糊地看到很多人涌了进来,其中一个人紧紧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说着话。而她的腹部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剧痛```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在无意识的用力之后听到一声清脆的哭声,那嘹亮的哭声,就好像一柄利剑劈开了所有的混沌,将她从模糊的意识中生生拉了回来。

  她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宇文邕那张憔悴而苍白的脸,只见他双眼通红,下巴上布满青色的胡楂,知道看到她睁开眼睛才欣喜若狂地展开了笑颜,“长恭,你没事,孩子也没事。你生了个儿子,你替朕生了个儿子!”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皇后就道了一声:“恭喜皇上喜添龙子。”其他宫女们也纷纷附和起来。

  长恭心里一个激灵,语无伦次道:“快,给我看看孩子```”

  “你先别急,”皇后笑眯眯地抱起孩子,又看了一眼那个产婆道,“还不先抱小殿下去清洗一下血污。”

  产婆抬起头,和皇后交换了一个奇怪的眼神,连忙抱着孩子而去。

  不一会儿,孩子被抱了过来。长恭迫不及待地接过孩子,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只见孩子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上去可爱的很。她的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柔,心口暖暖的,就仿佛有一股暖流涌向她空旷的心中,顿时滋生了一股感情,很密很密,很浓很浓。她忽然鼻子一酸,好象有什么就要从眼角落下来。

  这是她和恒伽的孩子,是她一直盼望着的孩子。

  幸好,幸好她没有失去这个孩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娘娘怎么会摔倒在房里?要不是木易刚好来修剪花草,后果不堪设想```”宇文邕蹙起眉来,看了一眼在身旁瑟瑟发抖的小娥,沉声道,“还有你,娘娘受伤的时候你在哪里?如此懈怠,看来要重罚才行。”

  “皇上饶命,奴婢,奴婢在替太子殿下做菊花糕。”小娥普通一声跪了下去。

  “太子?”他似乎有些惊讶,“太子怎么会在这里?”

  “回皇上,太子殿下是偷偷溜进来玩的,奴婢```”

  “立刻给朕把太子叫来!”宇文邕的脸色一片铁青。

  “慢,”长恭忽然开了口,“这不关太子的事,是我不小心滑到了,也不关小娥的事。况且孩子刚刚出生,我不想见血光。”

  说着,她抱紧了怀里的孩子,将脸轻轻贴在孩子的脸上。就算她说出是太子干的,那又怎没样?宇文邕必然也只是以孩子不懂事为由惩戒他一顿了事。如果让这样可怕的孩子成为皇帝,将会给周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她什么都不会说。

  “那就听你的。”宇文邕柔声道,示意让下人都退了下去。

  凉薄的月光透过精致的雕花窗,在光滑的地面投下如镂空般的影子,从香炉中徐徐升起的缕缕青烟,如同美女纤细的手指,不甘寂寞地抚摩着触手可及的一切。

  房间只剩下了他和她,还有在一旁熟的孩子。

  “你,你也该去休息了。”长恭感到这样的气氛有些古怪。

  他似没听到般脱下靴子上了床榻,躺在她的身旁。她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往墙边一缩,“你,你想做什么?我,我才刚生完孩子```”

  他轻轻笑了起来,“你以为我要做什么?虽然我很想要你,可也没猴急到这个地步,我只是想这样躺一会儿,不行吗?”

  说完,他侧过身,不由分说的搂住了她,将她的脸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

  她挣扎了一下,却被他牢牢按住,只得被迫保持这个姿势。在一片寂静中,她听到他的心跳有种隐隐的压迫感,像延伸不可遏止的海潮,从望不到顶的搞出倾泻而下,落入不见底的深渊,激起振聋发聩的回响。

  “长恭,幸好你没事,幸好你没事```”

  他微颤的声音伴随着那强有力的心跳,一波又一波地传入她的耳里,就像潮水一样,无法阻挡。

  她轻轻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有再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孩子忽然哭了起来。他这才放开了她,起身将孩子抱起来,笨手笨脚地哄着,但那孩子却哭得越发厉害了。

  “你把孩子给我,他可能是饿了。”长恭心疼地接过孩子,刚想给孩子喂奶,忽然想起了什么,面露愠色地抬头看了那不识相的男人一眼,“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出去!?”

  宇文邕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怕什么?又不是没有看过,在月牙糊的时候,你是早被我看光```”

  “你给我出去!”她有羞又恼地打断了他的话。

  他愉快地笑了起来,“好了,喂完孩子就该早些休息吧。那些下人都在门外伺候着,有什么事要吩咐就叫他们一声。”

  说完,他恋恋不舍地看了她一眼,这才离开房间。

  长恭这才轻轻得舒了一口气。看着怀里的孩子,不由得喜忧参半。喜的是孩子终于平安出生了,忧的是有了孩子恐怕就更难离开这个牢笼了。

  给孩子喂饱哄睡之后,在混乱的情绪中,她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半梦半醒之间,她隐约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似乎有人在低声问她,

  “长恭,你现在还想不想离开这里?”

  她想点点头,却发现浑身动弹不得。想说话,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个人似乎坐在了她的身边,手指轻轻掠过了她的发丝,这种感觉,如此熟悉```就好象```那个人```

  “漠北```没有那么遥远,我来接你的时候,六七天就能到了。你看湖畔的燕子,岁岁朝北迁徙,年年春天都能飞回故乡。长恭,你在这里飞得太久太远,让我带你回家吧。”

  她醒不过来,可是字字句句都听在了耳里,甚至,还听到了自己泪水从眼角滑落的声音。

  “再忍耐一阵子,长恭,很快,很快我们就能回家了。”

  那声音渐渐离自己远去,她想伸手挽留,却什么也做不了。

  长安城的第一场雪降临的时候,宫里已经办完了小皇子的满月酒宴。

  由于刚刚下了雪,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天空中的明月在深蓝色天幕的村拖下,散发出清冷的光辉,银光流泻,照得海角澄澈,天涯皎皎。

  紫檀宫内,火炉里的火苗暖暖地燃烧着,一股淡淡的白梅熏香在房间里弥漫。

  长恭斜倚在床榻上,神色温柔地逗着孩子,孩子咿咿呀呀地叫着,显然很是高兴。宇文邕静静地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安宁。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长恭的脸上,不由得笑了笑,“长恭,你脸上有花钿。”

  “啊?”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怎么可能会去贴那些花钿?

  他笑着指了指瓷枕上的折枝梅花花纹,长恭立刻明白过来是瓷枕上刻画的花纹因睡久了印在她的脸上,看上去像花钿。

  “倒是种特别的花钿呢。”他伸手想去摸她的脸,谁知她却如同被烧红的烙铁狠狠地灼了一下,一惊一颤一退,快如疾雁。

  一种微微的苦涩感在他的胸腔蔓延开来。其实他也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当年在月牙湖边,不顾一切的带走她```不再等待那么久,那么结果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可是,时间和机会对每个人都公平得残忍,逝去的无法再回来,错过的就只能成为遗憾。对与他来说,遗憾的期限就是永无止境的永远。

  “你```”她似乎在犹豫着,慢慢开了口,“我听到宫女们在议论,你是不是准备攻打齐国了?”

  要是在平日,他可能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但黑暗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变得困倦而松懈,就好象一个自己已恹恹沉睡,另一个自己还在面对自己的灵魂。

  “是,我很快会再攻打齐国,之后还要平突厥、定江南,统一整个天下。”她的眼眸在黑暗中灼灼闪光,犹如夜幕中最明亮的北极星。

  她的脸色一暗,不再说话。

  屋外,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雪。

  他蓦地站起身,“不过不要以为你可以逃得掉,我到哪里都会带着你。”说完,他飞快地走出房门。他的脚步渐行渐远,屋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昏黄的烛火将幽然的班驳投影在那一面绘着海景的屏风上,跃动间竟仿若潮汐隐现,凝神听来,却只闻屋外雪花簌簌轻落。

  长恭听了很久很久,再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已经多了一个人。

  “木易,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人。

  木易只是淡淡看得着她,“娘娘,想离开这里吗?”

  她心里一惊,“你说什么?”

  他脸上的疤痕在烛光下看起来更加多了几分狰狞,“娘娘,我是受人之托要带你离开这里。”

  “什么人?”

  “突厥公主。”

  “什么!”长恭惊的差点跳了起来,“突厥公主?”

  “恩,确切的说,她是我的雇主。我既然收了钱,就要带你离开这里。”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长恭忙不迭地地抢过来看,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字,“长恭,这个疤面人是来救你的!”

  见到这几个狗爬般的丑字,长恭更是大惊,这不是小铁的字吗?什么时候她成了突厥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蓦地又想到了什么,低声道:“她怎么会知道我没死?她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什么都不知道,请娘娘自己去问她。”木易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只要我带你离开这里,她就会亲自来接应你。”

  “那么什么时候```”长恭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有太多太多的疑惑想要问小铁。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娘娘,我是来带你走的。”他看着她,“事不宜迟,今夜就走。”

  长恭刚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不行,我的孩子还在这里,我要带他一起走。”

  木易忽然扯了扯嘴角。“娘娘。这个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在出生那天就已被我设法带出宫,现在正在突厥公主那里。”

  长恭仿佛突遭雷击,难以置信地颤声道:“你说什么?”

  “娘娘忘了吗?在你要看孩子之前,产婆将孩子抱去旁边的房间清洗,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用了一招移花接木。”

  “我们?你是说```”长恭忽然回忆起了那一天,皇后和产婆那奇怪的眼神。

  “还有皇后。”他不慌不忙地道,“你今夜的离开,也是皇后安排的。”

  “这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被换了?皇后又怎么会和你```”她一时有些接受不了这些意外,但想到真正的孩子在小铁手里,心里又稍稍平静了一些。

  “娘娘,有些事情你也没必要知道。如果你想离开这里,就跟我走。”木易一边说着,一边踏出了房门。

  长恭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那个熟睡的孩子,俯身轻轻亲了他一下,虽然不知这是谁家的孩子,但毕竟也有过一个月的母子缘。做完这一切,她立刻跟了出去。

  两人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见有人惊慌地冲着这个方向跑了过来,见到木易就结结巴巴道:“不,不好了,计划失败了,皇上刚才将皇后关了起来```现在正派人来抓您```”

  木易像是早就预料到了,倒也并不惊慌,只应了一声,“知道了。”

  眼看着不远处人声鼎沸,火把通明,正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长恭心里一急,往四周张望了一下,忽然发现附近正是那个有密道的房间,于是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将木易拉了进去,“你先在这里躲一镇子,我出去把他引开,他应该不会伤害我的。”说着,她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那副美人图道,“这房里有通向外面的秘道,本来开启秘道的机关就在美人的画上,只可惜被他给改了。”

  木易眼睛一亮,若有所思地盯住了那幅美人图。

  长恭正打算走出去,忽然听他说道:“你不用出去。就算没有皇后的相助,宇文邕也奈何我不得。”

  她愣了愣,惊讶与他此时的镇静。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重重地撞开了!

  就算不抬头,她也知道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是谁。

  一片薄云飘过,将淡淡的月光略微遮住。在这一瞬间,她抬头看清了那人的眼睛,他的眼神里没有愤怒的神色,只有看透一切的犀利和冰冷。

  他目光冰冷却平静地凝视着她。

  阿耶站立在皇上的侧后方,看着他被火把光亮映出的侧面轮廓的剪影,时不时落下一两片雪花在他的脸颊渐渐融化,那像刀削斧凿出来的微微上挑的眉梢眼角却不曾抽动过一下,任凭冰水淌过肌肤,流经唇角,一滴滴落入看不到底的暗黑,

  他的眼神忽然变了!长恭的心一紧,忽然想起当年自己刺伤他的时候,他也是如此的眼神。凉意向四肢百骸渗去,她强忍胸中的酸胀,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

  “抓起来。”低沉的三个字忽然从宇文邕的口中冷冷道出。

  像是不容许给自己反悔的机会,在她还未来得及仔细体会这三个字的时候,他迅速挥了挥手,琥珀色的瞳孔泛出冰冷狠绝。充满绝望的冰冷狠绝。

  似是有意让每人都看清楚、听清楚般,他一字字大声道:“把他们全部抓起来,押入大牢!”

上一页 《兰陵缭乱3(大结局)》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