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千山暮雪》->正文

第十一章

  我被迫答应莫绍谦,随传随到,与他长期保持这种不正当的关系。没有人知道我曾遭受过什么,没有人知道我曾忍受过什么。我一直等,等莫绍谦对我厌倦,等莫绍谦最终放过我……可是三年来他从来不曾给我机会,我每次自杀最后也只是绝望。

  我割开自己手腕静脉的那一次,莫绍谦终于动怒,他神色冷淡地对我说:“你要是识趣,一年半载或者我就觉得腻了,你要是这样吸引我的注意力,只会适得其反。”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我顺从地安静下来,乖乖地听他的话,对着他装腔作势,甚至故意扮娇扮嗔,我一直等,一直忍,忍到今天。

  我忍到了今天,我忍受着一切,只到今天。我颠三倒四地对萧山说出来,很久之前我一直想,如果萧山知道,如果他知道,他会回来带我走,他会回来救我。我一直知道,我说的断断续续,好几次我都没办法组织自己的语言,有好些地方我无法启齿,我曾经受过的一切都令我觉得无法启齿。

  萧山全身都在发抖,他放开了我,我看见他眼睛通红,就像是困兽一般,我一直在想,如果萧山知道,他一定会来救我。如果萧山知道,他一定会来救我我就是这样一遍遍地骗自己,骗得自己活下来,骗自己还可以见到萧山,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允许任何人那样对我。萧山突然伸手狠狠地擂在墙上,擂得那样狠那样用力,重重的一拳接着一拳,就像擂在我的心窝里一样。我上去拉他,他甩开我,他的拳头已经渗出血来,他浑身怒意勃发,我拼命地拉他,他一遍遍甩开我,只是死命地狠狠捶打着墙壁,血一点点溅在墙上,他如同困兽一般咆哮着。我最后终于拖住他,他抱着我忽然就放声大哭。

  我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这样痛哭失声。他抱着我,就像个孩子般大声哭泣,他哭得全身都在发抖,我也全身都在发抖,我把他的头揽在自己怀里。

  如果萧山知道,他一定不会让我遭受那一切。我知道他一定不会让我遭受那一切,如果他知道,如果他知道。

  我抱着痛哭的萧山,泪流满面,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回来救我。

  我不知道哭了有多久,最后仿佛是昏厥般丧失了知觉。醒来的时候我睡在沙发上,盖着被子,而萧山裹着毯子睡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他在睡梦里还紧紧咬着牙,眉头紧皱,我看着他,他翻了个身,将毯子裹得更紧。隔了这么多年,我奇迹一般的重新回到他身边,可以就这样静静地守在一旁,看着他睡着的样子。

  他手上的伤口没有包扎,已经是血肉模糊,我爬起来去找急救箱,找到一半的时候似乎是手机响起来。我怕吵醒萧山,连忙跑过来找手机,其实他的手机就搁在茶几上,我看到上面的来到显示:“林姿娴来电是否接听?”

  我呆呆地看着那个名字,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丧失了理智,我抓着萧山带我逃离,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萧山,因为这些年来我独自承受的一切,令我到了崩溃的边缘。我自私地将一切都告诉了萧山,他不会再坐视不理,他或许再不会离开我。

  可是林姿娴,我不应该抓着萧山,我不应该忘了现在他的女朋友是林姿娴。

  而我和他,早已经分手多年。

  手机的铃声终于吵醒了他,他坐起来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手机。

  我慢慢转身去洗手间,我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我说爱我——在昨天晚上——可是我忘了林姿娴。

  我已经伤害到一个女人,不管是否出于我本身的意愿,

  那是我做过的最可耻的事情,而现在我可能又要伤害到另一个女人。

  我忘不了林姿娴来找我的样子,她抽烟的样子落寞而寂寥,而真的很爱很爱一个人,才能做到吧。而我从来只有这样自私,我爱萧山,我自私地抓着他不放。他一说爱我,我就把一切事情都倾给了他。我把我遭受的一切都告诉了他,我让他觉得内疚,我让他不能抛下我。

  我把水放得很大,哗哗地响着,或者这样我可以不管萧山在外面跟林姿娴说什么,或者这样我可以不哭。

  萧山在敲洗手间的门,我关上了水龙头,若无其事地打开门。他看着我,我甚至对他笑了笑。

  他突然紧紧地将我搂进怀里。

  我没有提到林姿娴,这一刻我什么也不愿想。如果自私就让我自私吧,如果该下地狱就让我下地狱吧,反正我已经在地狱里。我紧紧抱着他,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陌生而又熟悉的气息。我们抱了很久,我想如果可以,我情愿这一生就这样死在这里。

  他手上的伤口令我觉得很心痛,我说:“去医院吧。”

  “我不去。”

  “那我去给你买药。”

  “我自己去。”

  我看着他紧紧抿着的双唇,突然生出一种害怕,我想起昨天晚上他绝望的样子,我想他是真的会去杀人。

  “我陪你一起去。”

  他非常沉默,从昨晚之后,他沉默得可怕。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很担心他,一路上我都悄悄地观察着他的神色,可是他沉默得令我害怕。

  我们买回了消毒药水和消炎药,还有医用纱布。我小心地用棉签蘸了药水清洗着他的伤口,一定很疼,可是他一声不吭。我将药粉涂在他的伤口上,然后再一点点用纱布缠起来,我问他:“疼不疼?”

  他也只是摇摇头。

  我们在那套房子里住了三天,在这三天里,我煮饭给他吃,我替他手上的伤换药,我静静依偎着他。而他一言不发,常常只是搂着我,凝睇着我,就像自己一放手,我就会消失似的。

  时间渐渐变得凝固,我不愿意去想任何将来的事,如果可以就这样一辈子也好,我和萧山,一辈子这样也好。我知道他不快活,我知道每天晚上他都没有睡着,在黑暗中,他总是搂着我,安抚我,试探着想要和我亲热。可是他一碰我我就忍不住发抖,我觉得自己污秽,没有办法面对他,我配不上萧山,我遭受过的一切仿佛烙印般打在我的身上,我拒绝了一次又一次。萧山总是很沉默地用力压制着我的反抗,有一次他几乎就要得逞了,可是我哭了起来。

  他放开了我,几乎是绝望般看着我,黑暗中他的眼睛似有泪光,我扑到他怀里,拼命地捶打他。我知道我自己不好,他想要我,只是想要证明他不嫌弃,不嫌弃我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可是我嫌弃我自己,我没办法忘记莫绍谦对我做过的一切,我是这样的可耻,三年来我受过的屈辱让我没有办法忘记。

  最后萧山抱住了我,他说:“睡吧。”

  他没有再勉强我,可我觉得难受到了极点。

  第四天的早晨,终于有人按门铃,我从猫眼里看到,是林姿娴。我知道她迟早会找到这里来,这个地方还是上次我告诉她的,可是当真的看到她的时候,我想我没办法自欺欺人。萧山拦着我,不让我开门。我推他,他也不肯让,只是张开双臂挡着大门。我气的急了,狠狠地跟他厮打,他一言不发地任凭我捶打他。最后我觉得灰心:“你拦得住一时,难道我们可以躲在这里一辈子?”

  萧山倔强地别过了脸,我终于推开他打开门,林姿娴站在门外,她的脸色比我的更苍白,她看着萧山和我,然后转身就走了。

  我推萧山去追她,萧山一动也不动。我只好自己追出去,萧山拉着我的胳膊不肯放,我气得咬了他一口,他就是不放。最后我被他拽得疼了,狠狠踹了他一脚。

  他最后被我踹得弯下腰,我跑下楼,林姿娴并没有走远,我叫她的名字,她回过头来看我。

  隆冬寒冷的天气,四处都是灰蒙蒙的。她独自站在那里,显得很瘦,脸尖尖的,大眼睛里朦胧地泛着水雾。我说:“对不起。”

  她像悦莹一样,对着我歇斯底里大叫:“别对我说对不起!”

  我只能对她说:“对不起。”

  “童雪,我一直很讨厌你,你知道吗?在你没有出现之前,萧山和我最合得来,我们兴趣爱好都一样,我们家庭环境相似,所有的人都觉得我们是一对,可是你却转学到了我们班上。萧山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我知道你们背着老师背着全班同学偷偷谈恋爱,我知道他每次对你笑,都会和别人不一样。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有哪里好?就是因为成天装忧郁?就是因为成天装可怜?我追讨厌你那种楚楚可怜的调子!最后你们分手了,我终于等到你们分手了,我追了萧山三年,从我知道你们分手开始,我暗示,他装不懂,我对他表白,他拒绝。我气馁了大半年,等我再次见到他,我明白我放不下他,于是继续努力。这三年里,我一直守候在他身边,可是他从来就是那样冷淡无情,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是婉转地拒绝我。童雪,我有时候真的嫉妒你,为什么你可以那样轻易那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你想要的一切,而我却一次又一次碰壁碰的头破血流。

  “今年春天的时候他姥姥查处有癌症,我想方设法,托了家里的一切关系让老人家住进最好的医院,有了最好的主治大夫,你知道他对我说什么?他说,姿娴,你是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可是我对你只要同学的友情,我不能耽误你的时间。

  “我当时就哭了,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呆在你身边就好。我知道他心里有人,这个人他到今天也没有放下。我傻乎乎地倒追了他这么多年,凭什么我就比不上你,童雪!”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几乎有种咄咄逼人的光芒,她还是这样美,及时眼圈红红的,也是风中花蕊般的我见犹怜。

  她的语气强烈而失控:“我就是不明白,你们仅仅只是在高中里谈了一年时间的恋爱,而且你们早就分手了。为什么萧山就是忘不了你,为什么他每次见到你后就会沉默好几天,为什么他一听说过你住院就阵脚大乱,为什么根本没有任何人可以在他面前提到你!为什么他这样爱你,爱到你和她都不肯承认!”

  那些痛楚像是针,深深地扎到我的心里,我像个木头人那样站在那里,只是仿佛有个地方在汩汩地流血。萧山两个字是我绝望的命门,不管是谁提到,我都会觉得痛不欲生。他是我一切的喜与乐,却阴差阳错,注定无法拥有。

  她似乎是在笑,但眼神凌厉如有锋芒:“萧山失踪的时候我去找你,我想也许你知道萧山在哪里,虽然你们分手已经好几年了。我没想到你真的知道—这时候我就明白我输了,我输得一败涂地。前几天我看到网上关于你的事情,我找不到萧山,我也找不到你,我知道肯定是你带走了萧山,你让他带你来这里。你这个懦夫!你这个胆小鬼!你自己出了这样的丑事,你就拖着萧山和你一起!你知道萧山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真是又冷血又无情,萧山对你没有用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理他。现在你又抓着他,利用他躲避现实。你也不想想这件事对他意味着什么?你也不想想你这样利用他会有什么后果?童雪,也许我有千样万样比不上你,可是有一点我永远比你强,哪就是我爱他,远远胜过你爱他。”

  她的指控仿佛一把剑,狠狠插进我的胸口,剖开我的整颗心脏,让我痛得狠狠喘息。我往后退了一步。萧山已经追了下来,他喝止林姿娴:“你别说了!你什么都不知道!”

  林姿娴看了她一眼,她的眼底饱含着眼泪:“那你知道什么?她被有钱人包养,现在东窗事发,她就拖着你不放……”

  萧山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我拼命地拉他也拉不住,他摔开我的手,对林姿娴说:“你现在马上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林姿娴咬着嘴唇,她的脸色惨白,整个人似乎也是摇摇欲坠,最后她的眼泪终于簌簌地落下来,她说:“我怀孕了。”

  天是灰黄的云色,又高又远,所有的楼房似乎都离我很近,近得像是要塌下来。除了那一天,我割开自己静脉的那一天,我看着自己的血一缕一缕渗进水里,我全身发冷,一种濒临死亡的绝望终于来临。我知道我其实是死了,从此往后。我的手指冰冷,萧山的手指比我的更凉,我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疲倦,就像是古代从军的人,经历了沙场血洗,经历了风刀霜剑,拼命活着离开战场,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想要回家,远远终于望到了山脚,邻居却告诉说,家里房子被大火烧尽,连一片瓦都没有了。

  萧山还抓着我的手,想要对我说什么。我试图把手从他手里抽回来,我对他说:“借我一点钱,我想回学校去。”

  萧山的手还紧紧攥着我的手,那指甲似乎都要剜进我的掌心里去,他紧闭着双唇,一言不发。我向林姿娴说:“那么麻烦你,借我一点钱买火车票,回去后我就还给你。请你放心,我男朋友很有钱,我不会赖账的。”

  我甚至还在笑,因为我不知道除了微笑,自己还可以做什么。

  我和萧山,终究是没有缘分。

  这世上我只有我自己,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抛弃了我,连命运都吝于给我一个青眼。

  我接过林姿娴递来的钞票,萧山终于放开了我的手。

  我转过脸来对萧山说:“照顾好她,这个时候她最需要你。”

  萧山似乎也平静下来,他说:“好。”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那一切迟早得面对,在这三天里,很多时候他都是这样的语气,平静得令我害怕。我忽然觉得我做错了,我不应该将那些事情告诉萧山,我们分手这么多年,他已经跟我没有多大关系,去过不是我,他可以过得更好,和林姿娴。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熟悉的城市的,在火车上我已经万念俱灰,如果是千夫所指,千刀万剐,那么就来吧,反正我也无所谓了。我回到学校,校园里一切如昔,平静得像是任何事都不曾发生过,我鼓起勇气进了寝室楼。

  在走廊里我遇上了一个同班女生,没等我闪避,她已经主动跟我打招呼,说:“我们都听悦莹说啦,那个在网上造谣的混蛋真该被雷劈!”

  她的话我根本不明白,我心虚地没有再说什么,寝室门虚掩着,我推开门,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只有悦莹在。她坐在床上玩PSP,就像从来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听到脚步声,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玩:“以后别当胆小鬼,有事就跑,真没出息。”

  我嗯了一声,她头也没抬玩着游戏:“本来我根本不想再理你,可是这三年来我一直认为我很了解你,你这种死心眼,肯定是上了别人的当!哪怕是不道德的事,我竟然觉得你肯定会有苦衷想想我自己真是贱可是我就是愿意相信你我也不是帮你,只是隔壁大学关于慕振飞和你的帖子出来,我就势说了两句话说闳肥凳悄秸穹傻女朋友,你也别以为我是帮你我就是他妈的”她终于骂了脏话,用力把PSP扔到一边,然后从床上跳下来,挥手就狠狠捶了我一拳,“你最好告诉我,你是被骗的你是被逼的你不是故意的你爱上他的时候不知道他有老婆,

  不然我非拆了你的骨头把你当狐狸精煮了!哪怕骗我你也得这么告诉我,不然我怎么对得起我死掉的妈!”

  她的眼中有盈盈的泪光,我只是默默流着眼泪看着她,我哭的样子一定很丑,因为她哭着又给了我一下子:“滚去洗脸,你再哭的话我就用扫帚把你扫出去!”

  我乖乖去洗了脸,出来后悦莹的情绪也平静了些,她告诉我说,前天晚上隔壁那所大学的校内BBS后人爆料,说我不是被有钱人包养,我其实是慕振飞的女朋友。然后有人八卦出了慕氏家族,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浮出水面,虽然仅仅只是一个隐约的轮廓,仍令所有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慕家特别有钱,比我那暴发户的爹还有钱。他们家族盘根错节,在实业界非常厉害。还有人说隔壁大学的超导实验室,就是他们家捐的,啧啧有人说遣柯醢秃掌涫凳悄秸穹汕灼莸,一堆人总算恍然大悟为什么你会穿戴着名牌了。”

  悦莹犹不解气地拍了我一巴掌:“你运气好,连慕振飞都愿意为你出头顶缸。”

  我还有点木然,慕振飞和莫绍谦的关系只有我知道,可还是他怎么会出面呢?难道说是因为莫绍谦的缘故?可这样的事情,慕振飞不是应该站在他姐姐那边,对我这个狐狸精遭殃幸灾乐祸吗

  悦莹问我这几天去了哪里,我老实告诉她,这两天是萧山带我走了。悦莹哼了一声不置可否,最后才说:“还怕你一时想不开跑去自杀,害我白担心了好几天。”

  我伸手抱住她,这矫情的举动我一直想做,悦莹拍了拍我的背心,说:“都已经过去了,可是以后你别再这样了,正经交个男朋友不行吗,为什么非要和有妇之夫纠缠不清?”

  我很平静地向他叙述了我与莫绍谦的关系的来龙去脉,过去的事情我已可以平静地讲出,不再畏惧,不再遮掩,如果说我向萧山叙述的时候还是满腹的委屈与不堪,而向她叙述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尽量平静下来。她越听越诧异,最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尤其是我讲到最后一次自杀的时候,她狠狠抽了一口气,握住我的手腕把我那串从来不摘得珠子掀起。丑陋的疤痕像条蚯蚓,弯弯曲曲爬在我的脉门上,她死死盯着我的这道疤,然后目光又重新落在我脸上。

  我对她笑了笑:“从那之后我再没法弹钢琴了,因为我甚至连杯水都端不稳。你一向问我为什么不弹琴了,我支支吾吾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实话。”

  她眼眶发红,一下子狠狠抱着我:“童雪!”

  她把我抱得都快喘不过气来,我安慰她:“我早就没事了,真的。”

  她又狠狠捶了我一下子:“你怎么总是这样啊,你怎么总是叫我这么难受啊!”

  我也很难受,可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再难受也成为了过去。当我有勇气讲出这一切的时候,当有朋友可以替我分担这一切的时候,其实已经过去了。

上一页 《千山暮雪》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