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千山暮雪》->正文

第二十一章

  他在黑暗里笑,因为我感觉到他胸腔的震动。我靠在他身上,软软的是他的肚皮,硬硬的是他的肌肉。

  “原来就是这味道……”我把烟掐在烟灰缸里,“一点也不好闻。”

  “那你以为是什么味道?”

  我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来吻他。这是我第一次心甘情愿地主动吻他,不沾染情欲,没有动机,只是纯粹地想要吻他而已。烟味带点苦苦的,他身上的气息永远是清凉的芳香,那种香水的味道很淡,被海风的味道淹没了。我抱着他,像无尾熊抱着树,他的胸膛宽阔,让人非常有安全感。

  过了很久,我才听到他微微沙哑的嗓音:“好女孩不应该这样。”

  “你这是什么古董观念?你没听电影里说,90后都出来混了,我都多大年纪了。”

  “我是说抽烟。”

  “我也是说抽烟。”我很鄙薄地斜睨了他一眼,反正黑漆漆地他也看不见,“你想到哪去了?”

  他没再跟我斗嘴,而是用行动告诉我他想到哪儿去了。

  早晨的时候我醒来,发现自己还睡在沙发上,确实独自一人。我睡得头颈都发僵,全身的骨头都似乎散了架。我真的老了,在沙发上趴一夜原来就这样难受。我爬起来上楼去,却看到莫绍谦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他看到我站在门口,连头也没抬:“走吧,去机场。”

  原来十二天已经过去了。

  我看着他的样子都有点发怔,他已经换了衬衣,虽然没有打领带,可是与海边休闲的气氛格格不入。我终于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我一直以为这个月会非常漫长,直到一切结束,我才觉得没有我想象的码洋长。我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如释重负?也不觉得,反而有种异样的沉甸甸,甚至带着一些失落。他很轻易就从这一切中抽离,而我就像演员入戏太深,直到现在还有些回不过神。我想我大约是累了。最近这几个月,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我真的累了。

  我们回到熟悉的城市,下了飞机有司机来接。天空下着小雨,北方的暮春难得会下雨,司机打着伞,又要帮我们提行李,莫绍谦自己接过那把黑伞,阻止了司机拿我的行李箱。他对我说:“你回学校去吧。”我选了化工厂那份,有个化工项目,正好谈得手头七七八八,你可以直接拿过去余下的事自然有人办。”

  我看着他,他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语气也淡的,像在说件小事:“合同在你们行李箱里,你合给刘悦莹的父亲,他是内行,一看就知道了”。

  我怔怔站在那里雨丝濡湿了我的头发,有巨大的波音飞机正腾空而起,噪音里他的声音并不清晰。而细密的雨中,他的脸庞似乎出变得不清晰。

  “童雪,这是最后一次”他稍微地停了停,“我希望你以后也不要找我了。”

  他转身上了车,司机雨伞,颠倒是非他关上车门,车子无声无息地驶离。在我的视野里,迈巴赫渐渐远去。细密的雨如同一张硕大无朋的玻璃帘幕,将天地间的一切都笼在浅灰色的薄薄水幕里。

  我看着我脚边小小的旅行箱,雨水丝落下,它上面全是一层晶莹的水珠,这只箱还是莫绍缣买给我的他说女孩子用刚刚好,正好装下衣服和化妆品,其实茜搪蚋业真的很多,这三年我拥有所有最好的一切,在物质上的。所有东西我都留在公寓没有带走,当时我一心只要摆脱与他的关系,再不愿意与他有任何交缠。

  我柃着行李搭机场快线回学校,中间要换两次地铁,不是交通的高峰时段,人也并不多。车厢里难得有位置可以坐,我这才想起拿手机给赵高兴打电话:‘合同我签到了。“赵没有我想想象中的高兴,他只是说:“童雪,谢谢你,不过现在不需要了。”我的心猛然一紧,我问:怎么了?“我追问他几遍,他只是说:你回来就知道了。

  我出了地铁就打车回学校,出人意料悦莹尽然在寝室里。她一见到我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捶着我的背说“这几天你跑哪儿去了,你的手机一直关机,担心死我了。”因为怕辅导员发现我不在本地,所以在海滨的时候我把手机关了,一个多月没见,悦莹似乎一点没变。我又惊又喜的抱着她:你怎么回来了?“先别说这个,我正想吃西门外的烤鱼,又没人陪我,走,快点,我们去吃烤鱼!”她拖着我跑到西门外去,等到香喷喷的烤鱼上桌,她才似乎异样轻松地对我说“我跟赵高兴分手了。”我惊的连筷子都掉在了桌子上,连声问:为什么?:“我爸得了肝癌,现在是保守治疗,医生不推荐换肝,说是换肝死得更快。”我傻傻的看着她。她语气平淡,像是在叙述别人的事情:“我那暴发户的爹还一直想要瞒着我,直到我发现他在吃药,才知道原来他病了快半年了。”我握着悦莹的手不知说什么才好。“我回家一个多月,天天跟着他去办公室,我才知道他有多累,这种累不说身体上的,完全是各种各样的压力,那么大一摊子,公司内内外外,所有的事都要操心,我现在才知道他有多不容易,我妈死了六七年了,我一直以为他会娶别的女人,所以我拼命花他的钱,反正我不花也有别人花。我就是败家,我就是乱花。二十岁的时候他问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说要直升机,可是他还是卖给我了,我。我叫他别拼命赚钱了,他说我这么拼命也就是为了你,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把事情多做点,将来你或者可以少做点。这一个多月我陪着他一起,才知道做生意有多难,他这么大的老板了,一样也得看别人脸色,所有的矛盾害的处理,公司的高管们分成好几派斗个不停,外头还有人虎视眈眈,冷不丁就想咬上一口,而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办公司陪着他,他说:乖女儿啊,侬要嫁个好男人,爸爸就放心了。”“我和赵高兴在一起,真的是很轻松很开心,可是我知道高兴不适合做生意。我以前觉得谁也不能拆散我和赵高兴,但是我现在终于知道,我出生在这种环境,注定要背负责任。公司是我爸一辈子的心血,我怎么忍心在自己手里败掉,他现在顶多还有是哪五年好活,这三五年里,我只有拼命得学,学会怎么样管理,学会怎么样接管公司,我妈死的时候那样灰心,因为对她而言,最重要的是我和我爸,而对我爸而言,最重要的是事业和我。我已经没有妈妈了,因为妈妈我恨过我爸,可我不希望我爸死的时候也那样灰心。”

  我想不出任何语言安慰悦莹,她这样难过,我却什么都没法做。她默默地流着眼泪,我陪着她流泪。过了好一会儿,悦莹才把餐巾纸递给我:“别哭了,吃鱼吧。”

  我们两个食不知味地吃着烤鱼,悦莹说:“我打算考GMAT,我想申请商学院,多少学点东西,然后再回国跟着我爸一段时间,能学多少是多少。”

  “跨专业申请容易吗?”

  “不知道,不行就拿钱呗。”悦莹似乎重新轻松起来,“我那暴发户的爹说过,这世上可以拿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回到寝室我整理行李,衣服全都拿出来,箱子底下果然有份合同。我蹲在那里,拿着它不由自主地发呆,悦莹看见了,有些诧异地接过去:“怎么在你这里?”

  我没做声,悦莹已经翻到最后,看到莫绍谦的签名顿时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又去找他?”

  我看着这份合同,我再次出卖自己出卖尊严签回来的合同,到现在似乎已经无用了。

  悦莹说:“谁说没用了,你这么下死力地弄回来,再说芮纠淳颓纺愕!我拿走,我给你提成!你别申请什么贷款了,这个合同签下来,我那暴发户的爹该提多少点给你啊!”

  她拿手机噼里啪啦地按了一会儿,给我看一个数字,然后直摇我:“童雪!童雪!有这钱你连将来出国的费用都够了!”

  我没有想过是这样的结果。

  晚上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我没有想到悦莹会放弃赵高兴,在我心目中,真正的爱情是永远不能被放弃的,而是悦莹的语气非常的平静:“我是真的爱他,而是真的相爱也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我选择的时候很痛苦,非常非常痛苦。离开赵高兴,或者我再也找不到可以这样相爱的人了,但我没办法放弃我爸用尽一生心血才创立的事业。”

  从她身上,我想到了莫绍谦,当年他中断学业回国的时候,是不是和悦莹一样的心态呢。

  蒋教授对我说过,结婚的时候莫绍谦说,他这一生也不会幸福了。

  一生,这么绝望,这么漫长,是怎样才可能下了决心,牺牲自己的一生。

  我的胸口那里在隐隐发疼,在T市离开萧山的时候,我也觉得我这一生不会幸福了。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时怎样的一种痛苦。

  我没有想过,莫绍谦也经历过这样的痛苦。

  可是我和他的一切已经结束了,孽缘也好,纠葛也好,都已经结束了。

  悦莹的爸爸还真的是挺慷慨,没过几天悦莹拿了一张银行卡给我:“你的提成。”

  我不肯要,悦莹没好气地塞在我手里:“就你傻!为了我还跑回去找那个禽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受过什么样的委屈。”

  “也没有什么委屈。”

  悦莹说:“这样的合同莫绍谦肯随便签字吗?亏你还敢回头去找他,你也不怕他把你整的尸骨无存!”

  我说:“也别这样说,真的算下来,总归是我欠他的多。”

  悦莹戳我脑门子:“就你最圣母!”

  悦莹现在跟她父亲学着做生意,在我们学校所在的城市,也有她爸爸的公司。悦莹没有课就去分公司实习,一直忙忙碌碌,商业圈内很多事情她渐渐都知道了,有时候她也会对我说些业诎素浴

  可是有天她回学校来,逮着我只差没有大呼小叫:“原来莫绍谦是慕振飞的姐夫,天哪,这消息也太震撼了,我当时都傻了,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

  悦莹又问:“那慕振飞知道吗?”

  我又点点头。

  悦莹一副要昏倒的表情,说:“这简直比小言还狗血,这简直是豪门恩怨虐恋情深,这简直是悲情天后匪我思存……幸好我和赵高兴分手了,很少有机会和慕振飞碰见了,不然见了他我一定会忍不住……”

  她话说得非常轻松,可是我知道她还没有忘记赵高兴。

  有天晚上我和她到西门外吃饭,远远看到了赵高兴,我都还没看到,结果她拖着我就跑,我们俩一直跑到了明月湖边,她才松开我的手。

  她笑着说:“这叫不叫落荒而逃?”

  我看着她一边笑一边流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抱着她,拍着她的肩。

  那天晚上悦莹靠在我的肩头哭了很久很久,我们坐在初夏湖边的长椅上,湖中刚刚生出嫩绿的荷叶,被沿湖新装的景观灯映得碧绿碧绿。无数飞蛾绕着灯光在飞舞,月色映在水面,也被灯光照得黯然,湖畔偶尔有两三声蛙鸣,草丛里有不知名的小虫在吟唱。校园四季风景如画,而我们正是绮年锦时。

  我一直觉得我运气真的太差,可是也没想到不仅仅是我自己,连悦莹都没有办法和她所爱的人在一起。

  有关莫绍谦的消息也是悦莹告诉我的:“听说他真的要和慕咏飞离婚了。”

  我很漠然地说:“和我没关系。”

  悦莹白了我一眼,说:“这么大的事,能和你有关系吗?你又不是陈圆圆,难道是为了你冲冠一怒为红颜啊?不过我觉得莫绍谦这次真是犯傻了。对慕家而言也是一样。商业联姻互相参股,到了最后,其实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要是真的闹翻了脸,对他和慕家都没好处。”

  悦莹不再像从前那般没心没肺,说起话来也总从商业角度或者利益角度考虑。我觉得她也许可以做到,将来真的成为一个女强人。

  我想起蒋教授说过的那些话,她让我忘记的话,现在我却都清楚地记起来了。蒋教授说接椒勺苁潜破人簦酝伎刂扑峁沼谀殖闪搜巯碌僵局。

  周末悦莹和一堆企业家吃饭去了。我独自在寝室里,却接到了萧山的电话。

  看到他的号码时,我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似乎站在非常空旷的地方,他的声音显得非常遥远:“童雪,你能不能来下附一医院?”

  我猛然吃了一惊,连说话都变的磕磕巴巴,我只顾得问他:“你还好吧?怎么在医院里?出了什么事?”

  萧山说:“我没事。是林姿娴想见见你。”

  我不知道林姿娴为什么要见我,萧山在电话里也没有说。他只告诉我在医院大门口等我。我满腹狐疑,匆匆忙忙就跑到医院去了。

  从我们学校北二门出去,隔着一条马路就是附属第一医院,我站在马路这边等红灯,远远就看到了萧山。他站在医院临着马路那幢五六十年代前苏联式红砖楼前,路灯将他整个人照得非常清楚,虽然远,可是无论在什么时候,我总是可以一眼看到他。

  萧山也看到了我,他往前走了一步,可是被连绵不断的车流隔断了。身边的行道灯在“噔噔噔”地响着。终于换了绿灯。

  我被人流狭裹着走过了马路,一直走到他的面前,我问他:“怎么了?”

  他的脸色非常疲惫,仿佛遇上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知道事情很糟,可是我做梦也没想到会糟到这一步。

  我在单人房里见到了林姿娴,她吞下整瓶的镇静剂,然后又割开了静脉,如果不是萧山发觉不对,旷课赶过去砸开门,她大约已经死掉了。

  她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得没半分血色,她看到我后笑了笑,笑得我都觉得心酸。

  我安慰她:“你别想太多,现在科学发展这么快,说不定三五年后新药就出来了……”

  “我这是活该,我知道。”她的声音还算平静,只是显得有些呆滞,“这是报应。”

  “你别胡思乱想了……你又没有做错过什么。”

  她径直打断我:“你怀孕的事,是我告诉了慕咏飞……”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从林姿娴嘴里听到慕咏飞的名字,他们本来是八竿子打不到的两个人,她们应该素不相识。

  “那张照片也是慕咏飞给我,让我发到你们校内BBS上的。她说阍倜涣臣羯剑的闾澳叫槿俦荒芮闫苹邓欠蚱薷星椋强珊薜小三。我一时糊涂,就用代理IP发了,然后又发贴说闶怯星说二奶……可是后来你一打电话,萧山就走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们,慕咏飞说……让一个人痛苦,并不用让他死去,因为死亡往往是一种解脱,只要让他绝望,就会生不如死。我听了她的话,被他鼓动,我去找你们……”她的脸上有晶莹的泪水缓缓淌下,“童雪,这一切都是我的报应。萧山他真的非常爱你,那天晚上他喝醉了,我把他带回去,他抱着我说:‘童雪,我错了。’说完这句话,他就睡着了。他根本就没有碰过我,就在我那里睡了一夜,仅仅就那一夜,他也没有碰过我。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永远也无法赢你。”

  “我自暴自弃,每晚泡吧,跟很多陌生人交往……我怀孕了,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一直觉得厌倦,厌倦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在T市的时候我对着你和萧山说我怀孕了,我看到你们两个的脸色,我就知道我错了……童雪,这是我的报应……是我对不起你和萧山……是我的报应……”

  我看着她恸哭失声,这样优秀的一个女孩子,其实也只是为了爱情,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还一直记得在高中时代的那个她。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美丽。她和所有的人都是好朋友,连我这样孤僻的人,都能随时感受到她的热情与活泼。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不过是区区三年,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没有办法再安慰她,因为医生进来催促她转院,理由是这里只是附属医院,希望她转到更为专业的医院去。

  一声穿着防菌衣,戴着口罩,口口声声说道:“我们不是歧视,只是这里大部分病人都是学生和老师,为了更多病友的安全”

  林姿娴哭的连头都抬不起来,我很冲动的抱住她的肩,拍着她的背。萧山很愤怒:“你还是医生,你比我们更懂得医学常识,你怎么能说出这样没医德的话来。”

  “请到办公室办理转院手续。”

  医生抛下我们走了,林资娴像个孩子一样,在我怀里哭得喘不过气来。

  我和萧山帮她办转院,一直弄到半夜才弄妥,大医院的床位总是没有空余,最后还是萧山想起来,林姿娴帮他姥姥找医院的时候,给过她一个熟人的电话。

  最后靠那位熟人打了个电话,我们才等到救护车把我们接走。

  林姿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入院手续办完后,医生说她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家,可是看到她凄惶的眼神,我知道她再也回不到从前。她像孩子般苦苦地哀求我:“你不要怪萧山,他是被我骗了,你们本来就应该在一起。求你了,你不要怪萧山。”

  我从来没有怪过萧山,哪怕他当年说要分手,年少气盛的时侯,我们都以为,对方不会离开。

  可是只是一瞬的放手,我们就被命运的洪流分散,再也无法聚首。

  我知道我和萧山即将再次分开。横在我们之间的,不止有三年时光,不止有我那不堪的三年,现在还有了林姿娴。

上一页 《千山暮雪》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