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千山暮雪》->正文

第二十三章

  悦莹看了我两秒钟,同情地说:“我知道了,你是真的高兴傻了。”

  “这名额是慕咏飞给我弄的,所以我不想去。”

  “慕咏飞?那不是慕振飞他姐——她干吗这么好心?”

  我闭嘴不说话,我不想告诉悦莹,很多事情,我决定全都烂在自己心里,反正我觉得自己都已经快烂透了,由内而外。

  “你干吗不去啊!”悦莹真的急了,又伸出指头狠狠戳我的脑门子,“真是!该有气节的时候没气节,这种时候学什么高风亮节。慕咏飞弄的名额怎么了?你更应该去,她既然给你弄这个名额,就说明她想把你打发的远远的。你到底有没有看过言情小说啊?收拾狐狸精的最佳办法,是把她往天涯海角一送,让她和男主再见不着面,任她自生自灭……我不是说闶呛昃。艺媸嵌急荒闫苛耍 

  一直到熄灯睡觉,悦莹还在骂我榆木脑袋。

  我独自卧在床上,窄窄的单人床,原来我最喜欢寝室,最喜欢这张床,哪怕它是硬木板,垫着薄薄的棉絮,怎么睡都并不舒服。这里没有莫绍谦,所以一直被我视作真正的家,避风的港湾。每次只要一窝到这张小床上,寝室里的卧谈会即使大家说得叽叽喳喳,我也可以呼呼大睡。

  我第一次在寝室的床上辗转反侧,我不愿意接受慕咏飞的施舍,或者说,我不愿意接受慕咏飞的这种“礼物”。我去对莫绍谦说切┗埃丫梦易约壕醯媚咽埽绻菇邮苷飧雒睿腔崛梦腋咽堋

  虽然我一直想走,想要离开这里到国外去,去没有人的地方;虽然我们这个专业的学生,最憧憬的是C大。可是我还是莫名地感觉如果我接受了它,我就背叛了什么。

  我背叛了什么?

  寝室的窗帘微微透出晨光,走廊上已经有早起的女生经过,我终于停止了虎刺乱想。我怕我自己禁不住C大的诱惑,所以上午的课一上完,我就决定到系里去。

  悦莹看我收拾东西就追出来:“这么早就去吃饭?我跟你一起。”

  “你先去吧,我还有点事。”

  “你有什么事?”

  我没有说话,径直下楼梯,悦莹一直跟着我:“童雪,你去哪儿?”

  走下教学楼后,一直走到僻静的树林里,我才停下脚步,对悦莹说:“我知道你又要说我傻,但我不能去,不能去就是不能去。我宁可自己去考,哪怕是三流学校半工半读,我自己也心安。”

  悦莹气得都发抖了,她把手里的书包都扔在地上:“童雪,你以为你这样就叫有原则?因为名额是慕咏飞弄的,所以你打算放弃C大?系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去你知道?你能不能别这样自以为是了?实话告诉你,这个名额是我那暴发户的爹,当初费尽心思弄给我的,现在好容易弄到了,我却却不了了。所以我要他跟学校打招呼,把这个名额让给你。我不愿意对你说,是因为我觉得还不如不告诉你。我知道你有心事瞒着我,那份合同有问题,我知道!因为前阵子慕咏飞找过我那暴发户的侈!是,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拿走合同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慕咏飞会找我爸爸!我没有骗过你,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我爸爸是真的得了癌症,我陪他去过四家最权威的医院,看过无数次CT,找过很多很多的专家。我一直希望是误诊,我一直希望是他骗我!可是他是真的病了,没几年好活。我阻止不了他和慕咏飞联手,我也没有理由阻止,因为这事根本和你没有关系。莫绍谦欠你的,我觉得他是欠你的,所以我放任他们这样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要放弃这个名额?你为什么成天无精打采,你为什么连C大都不想去?你在想什么?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自己知道吗?难道你竟然爱那个禽兽?难道你就宁愿为了他不去C大?你难道就打算放弃这辈子最憧憬的大学?”

  我看着悦莹,看着我最好的朋友,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鞭子,狠狠地抽在我的身上。

  我到底在做什么?

  父母死了,舅舅出卖我,萧山和我中间隔着千辛万苦,隔着千山万水,我只有悦莹这一个朋友了。她从来没有骗过我,从来没有出卖过我,从来没有伤害过我。

  她把最好的一切给了我,她给了我真正的友情,她给了我最好的大学时光,同在她还把最好的机会给了我。

  我终于慢慢伸出手抱住她,这样做也许非常矫情,可是除了拥抱,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表达我的心情。我拥抱着悦莹,我还有朋友啊,我还有悦莹。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是我还有真正的好朋友。

  悦莹重重在我背心捶了一下:“现在就去跟老师说,你愿意去C大!”她推开我,眼底有盈盈的泪光,“你一直都说忝缓茫看翁阏庋担倚睦镒钅咽堋N蚁M业朋友幸福。所以我要让你知道,你不是命不好,只是机遇没有到,你一定会幸福的,一定会的。我这辈子可能跟化学没缘分了,你先去美国,明年我就去找你,我学商业,你学化学,到时候我们再在一起,在美国!”

  有悦莹这个朋友,是自从父母去世后,我颠沛流离的生命里,遇见的最大幸福。

  我开始忙着办手续,因为时间很紧张。直到签证的前夕,我才给萧山打了一个电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他说。少年时代纯真简单的爱恋,一直是这么多年我心里的支柱,可是现在一切物是人非,我和他再也走不到从前。我们中间隔着太多的人和事,我与他都费尽了全部的力气,却仍旧游不过命运的长河。

  我问他:“林姿娴还好吗?”

  他说:“情绪比原来稳定多了。再说她只是携带,并没有发病,我一直劝她,她也想开了些。”

  我沉默了很久,才对他说:“我们学校有和C大的交换生,系里推荐了我。”

  他说:“C大挺好的,你又是学化学的,这是个最好的机会。将来你申请在C大念硕士,也会更有优势。”

  我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如果他对我说,留下来,不要走我会不会留下来?

  我不愿意去想,因为萧山没有叫我留下来。

  出事的那天我没有上网,还是第二天听见同伴女生说的,因为她们知道我们是附中出来的,所以问我:“你们附中跟你一届的林姿娴闳鲜堵穑俊

  我被吓了一跳,反问:“怎么了?”

  “她们校内网上有人爆料说她私生活特别乱,现在得了最可怕得绝症!”

  “有人把她照片头贴出来了,然后地下有人人肉,结果从她幼儿园、小学到中学大学全部都搜出来了,你不是附中那一届的吗?她在你们班上吗?”

  我心里只有一个年头,医院应该未病人保密,这样的事更不应该捅到网上,这不是逼林姿娴去死吗?

  我问她们:“帖子在哪儿?”

  “早被版主删了,说是涉及个人隐私。哎,想想也怪可怜的虽然删了,但这下全世界都知道她的病了”

  我都不知道我当时说了些什么,我好像是劝她们不要把帖子的事再往外说,然后我想给萧山打电话,让她立刻去看林姿娴,但我刚拿出手机,电话就响了。

  是慕咏飞,她问我:“怎么样,我送你的礼物你还满意吗?”

  我没想到又是她,她竟然做得出来,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她也做得出来,我气得浑身发抖:“林姿娴的事是你捅到网上去的?”

  “也许她会再自杀一次呢,这次她一定要死成,这样你和萧山就可以在一起了,我也觉得省心。”慕咏飞语气颇为轻松,“谁让她背叛我,我把不的照片交给她的时候,她答应过我不背叛我。现在这样的下场,是她应得的。”

  “你也不怕报应!”

  “报应?”慕咏飞在电话那端笑起来,她的笑声还是那样清脆愉悦,“我什么都不怕,倒是你,我劝你乖乖的,别在惦记着和我作对,不然你的下场一定比林姿娴惨过万倍。”

  她把电话挂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在这三年里我一直觉得莫绍谦是衣冠禽兽,现在我终于知道了,还有种人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她跟我为难,是因为我和莫绍谦有关系,但林姿娴还帮她做过是,现在她这样对待林姿娴,完全就像是碾死蚂蚁一样。

  我终于知道莫绍谦为什么不爱她,她长的再美也是条毒蛇,

  我去了躺林姿娴的学校,她已经办了休学回家了,我给她发短信,打一个子,删一个字,改了又改,最后终于只发了一句话:“我希望自己永远是你的同学和朋友。”

  林姿娴没有回我的短信,萧山的手机转到了留言信箱,我觉得颓废极了。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悦莹,我对她说:“你提醒一下你那暴发户的爹,让他别上了这个女人的当,她简直太可怕了。”

  悦莹对这事也很无语,她说:“我以为我最近见到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已经够狠的了,没想到她那么阴毒。你还是防着点吧,她不定会对你做什么事,你快点办出国,别再和她纠缠不清了。”

  我一直觉得非常不安,但一切手续都办得非常顺利,只是每个晚上我都在失眠,从前我睡眠质量很好,现在却整夜整夜睡不着。我什么都没有想,就是睁着两眼看着天花板,然后一直等到天亮。每天我都晕头涨脑地爬起来,强打着精神去上课,悦莹对此恨铁不成钢:“你又没做亏心事,你为什么睡不着?”

  我无法回答她,我却是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但我总觉得无形中又种压力,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偶尔会想到莫绍谦,因为他就是这样失眠的,在海边的时候,我醒来总可以看到他望着天花板,似乎永远都清醒着。现在我终于知道这有多痛苦,我的头都快要爆炸了,听课的时候根本听不进去,每天都晕晕乎乎,连走路都打磕睡。

  可是一躺到床上,我就睡不着,这种难受是没有过失眠的人无法体会的,我整夜整夜地看着天花板,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

  去大使馆面试地时候,我顶着两支大大地黑眼圈,回答问题地时候也差点辞不达意,没想到最后还是通过了签证。

  使馆街是条非常僻静地马路,路边中满了树,我以为是÷琵琶,看了很久才认出是柿子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柿子的花,原来是小小的,只有四片花瓣,藏在绿叶底下。

  我仰着头看了很久,直到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童雪!”

  声音很熟,我刚回头,竟然是林姿娴。

  她就站在柿子树阴下,穿着一跳白色的裙子,头发全部绾起来,露出干净漂亮的脸庞,脂粉不施也这样洛落动人。

  我有点恍乎地看着她,严重的失眠一直让我精神恍乎。出夏午后的阳光被树叶虑成无数光斑,光斑落在她洁白的裙子上,落在她光洁饱满的额头上。让她整个人像是熠熠生辉的斑斓蝴蝶,仿佛随时都会翩然飞去。

  我对她笑,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她也对我笑了笑,说:“我父母想带我出国去散散心,我来取签证。”

  我们两个一起往前走,路上的车辆很少,也学是因为快到午休时间了。她说:“出来走走,感觉真好,尤其是这条街,又安静。”她问我,“你也是来取签证的?”

  我说:“刚面试了,学校派我出去当交换生,很短,一年而已。”

  她又笑了笑,说:“这多好。你适合做学问呢,真的。我还记得高中的时候做化学实验,你永远是做得最快最好的那一个。说起来,你高考比我高一百分呢,整整一百分。”

  我都不知道他高考分数是多少,我更没想到她还记得我的高考分数。她歪着头看我,像是回到高中时代,脸上露出活泼的笑容:“你不知道,那时候每次看到你和萧山被老奔点上去做题的,我心里有多羡慕,可惜我的数学太差了。”

  那是多久以前?我和萧山并肩站在黑板前,听指端的粉笔吱呀吱呀,眼角的余光瞥见对方一行行换算飞快地冒出来……那是多久以前?

  遥远得已经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上一页 《千山暮雪》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