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匪我思存->《千山暮雪》->正文

第二十五章

  悦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我保释出来,看到她和萧山的刹那,我只会一遍一遍喃喃地说:“我没有做过。真的,我没有做过……”

  悦莹狠狠抱着我,说:“我知道,我们都知道!”

  悦莹带了柚子叶来,她和萧山还带我去吃猪脚面线,我一口都吃不下,她硬逼我:“那就吃半口,吃半根也算。”

  我强颜欢笑:“你这一套一套都是跟谁学的?”

  “电视里啊,我看了那么多的TVB。”她给了我一个白眼,递给萧山一把折扇,我认出那扇子。因为扇股是象牙,扇面是兰花,另一面则题的诗。悦莹去年夏天的时候曾经用过,当时我还觉得这扇子挺精致,她不以为然:“我那暴发户的爹随手丢在书房里,我就顺来了,听说还是全国书画协会的什么主席画的。”

  猪脚面线只有小店才有,这里没有空调,萧山就用那扇子替我不停扇着,其实他鼻尖上全是亮晶晶的汗珠。从见到我起,他就没有跟我说一句话,可是我止不住地心酸:“你别扇了,我不想吃了。”

  “你放心吃吧。”悦莹说,“我对我那暴发户的爹都以死相胁了,我扬言他要是不想尽一切办法尽快把你捞出来,我就死给他看。还有,别怕姓慕的弄来那帮律师,我也给你弄了一个律师团,带头的是知名的徐大状,我打听过了,这人牛的很,做辩护基本上没输过。”

  这个时候萧山才说了一句话:“慕家不是那么好应付。”

  悦莹白了他一眼,然后对我说:“没事,咱有的是钱,慕家不就是有钱?咱跟他们拼了!”

  其实我知道,我知道慕咏飞不会放过我,她一定会借这个机会整死我,她一旦出手绝不会给我留任何一条活路。何况这次听说她毁容了,像她这样美的人,对容貌这么自负的人,怎么可能不恼羞成怒?而且慕家财雄势大,即使是悦莹那暴发户的爹,估计也不是慕家的对手。

  悦莹甚至还想要联络莫绍谦,被我阻止了,我说:“我不想再见这个人了。”

  这辈子他永远不想再见我,我也永远不想要再见到他。

  案子最胶着的时候,慕振飞费我打了个电话。我意外极了,他约我在学校明月湖边见面。

  初夏的明月湖,已经是一顷碧荷,风摇十里,湖畔的垂柳拂着水面,圈出点点涟漪。我坐在长椅上,时间快得让人觉得恍惚,转眼间夏天已经来了。我本来应该在不久之后飞往美国,但现在官司缠身,只怕我这辈子再也去不了C大了。

  所有的季节中我最不喜欢夏天,可能是因为夏天的时候父母离开了我,也可能是父母离开后,我的每个暑假都让我觉得格外漫长难熬。我坐在湖边看荷叶,春天的时候,我好像也坐在这里看过梅花。那时候季节还早,梅花都没有开。那时候我天真地以为,我可以将萧山和莫绍谦都忘了,从此不再提起。

  有人在我身边的长椅上坐下来,我还没有转头,已经听到熟悉的嗓音:“可以吗?”

  原来是慕振飞,他拿着烟盒,仍旧是那种彬彬有礼的样子。我点点头:“给我一支。”

  我生平第二次抽烟,仍旧是一股苦苦的味道,有一点点薄荷的清凉。我掌握不好换气,慕振飞瞥了我一眼,说:“没那个本事就别逞能。”

  他的舌头还是这样毒,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也只有他和悦莹,一如既往地对我,尤其他,更难得了。我又狠狠抽了口烟,没想到呛的更厉害,我咳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蹲到一旁喘了半天,被迫把烟掐了扔进垃圾桶,勉强抑着咳嗽说:“这也太难学会了……”

  慕振飞笑起来,仿佛我说了个挺好玩的笑话,他笑起来真好看啊,唇红齿白,阳光灿烂。有慕振飞这样的帅哥在身边真不错,让我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是美的,让我觉得活着还是非常有趣的。只是可惜,我想慕咏飞这次不整死我是不肯收手的了。

  正当我还在这样想的时候,慕振飞已经收敛笑容,对我说:“我姐姐的时间,我私人向你道歉。”

  他的脸色难得认真,非常凝重。

  但我真被吓了一跳,我简直受宠若惊:“不敢当。”

  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慕家人太高深莫测,我着实陪他们玩不起。不过是慕咏飞还是慕振飞,我从来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慕振飞说:“我姐姐已经答应和莫绍谦离婚。”

  我问他:“他们俩真要离了?”

  慕振飞挺坦然:“早该离了。从一开始我就反对姐姐一意孤行,可是她并不听我的意见。她总觉得有把握可以让姐夫爱上她,可是她并不知道,爱情是无法操纵的,尤其以她的个性,只会把事情越弄越糟。”

  我眯起眼睛看着太阳,真是刺眼啊,夏天就这样过去了。

  可是林姿娴还躺在ICU里,也许她永远也不能在阳光下对我微笑了。慕咏飞轻轻地一点指头,就毁尽了她的一生。我尽量平静地问他:“你姐姐如今怎么样”她的伤?”

  “她已经去日本做过检查,可能要做一系列整容手术,不过术后的状况应该还是很乐观,她不肯咽下这口气。但我是代表我父亲来的,我父亲认为,这一切已经够了,应该结束了。所以他让我来,向你表达歉意,并且转达善意。我和我父亲都希望这件事情尽快终止。你放心,我们也不会要求林家进行另外的民事赔偿。”

  我却喃喃问了句毫不相干的话:“听说忝羌液苡星俊

  “也没有多少,小富即安罢了。”

  真是好家教的孩子,口气谦虚地很。

  我不知为什么又问他:“要是莫绍谦和你姐姐离婚,损失是不是很惨重?”

  慕振飞想了想:“不止是他单方面,其实对慕家而言也是一样,我父亲大为光火,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不应该把力耗在内斗,而应该寻找更有效而妥当的解决方式。我姐姐其实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也可以说她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除了你姐姐,你父亲就你一个儿子?”

  “是啊,”慕振飞问,“你怎么知道?”

  “大少爷,你一副未来掌门人的腔调,我能不知道么?”

  慕振飞笑容可掬:“你原来也不是那么笨。”

  我问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慕振飞说:“我也不打算瞒你,莫少谦同意出让49%的港业股份给慕氏。也许你不知道这家公司的是他父亲一手创立的,姐姐知道他不肯卖,就一直指名要这个股份,于是一直拖着不肯离婚。但这次或许是为了你,或许他终于想开了,反正他答应了。”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慕振飞,他低头重新点了一支烟,对我说:“同学,你的运气不错。”

  我的身体有点摇摇晃晃,我看着他,就想看这个外星人,根本还没笑话他说出的那个惊人消息。我还记得我最后一次见莫少谦的情景,他根本就没看我。

  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微微发抖的手指,或许此生此世只有他自己知道,我说出的话,究竟伤害他有多深。

  他说过他永远也不会原谅,他说过他永远也不想再见我。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肯答应出让股份?

  我喃喃地问他:“你怎么不围着你姐姐?”

  “她值得更好的男人。”慕振飞也仰起脸来,眯着眼睛看着太阳,“从二十岁到现在,她把所有时间经理都耗在这个男人身上,姐夫不爱她,就是不爱她,她却固执地不肯相信,她成天跟他斗,那个苏珊珊,我觉得姐夫一定是拖她出来当挡箭牌,他不至于有那种性质趟娱乐圈的浑水,可是姐姐就会上当。因为她爱他,爱情都是盲目的,他做任何假象她都会上当。她跑到别墅去,什么也没找到,因为报道她又去向经纪公司施压,将苏珊珊逼得都销声匿迹,连广告都接不到。我的姐姐,我觉得她真是可怜,她把大好的年华费在一个不爱她的人身上,而且执迷不悟。在她生日前,姐夫订了一颗六克拉的粉钻,而且交给名店去镶。她在名店正好遇见那个设计师,设计师以为姐夫是要送给她的,还把完工的戒指给她看。她也满心欢喜,还在我面前提起,以为自己的执著终于起了作用。可是后拉这可向前完工的粉钻,姐夫去店里去走后,根本都没有送给她。”

  我只觉得一阵心酸,那颗粉钻我知道,镶得很华丽像鸽子蛋。我一直以为它是红宝石,我不知道那是粉钻。莫少谦送过我很多珠宝,我从来都没有留意过,他们都被我仍在保险柜里,最后我走的时候,一样也没拿走。爱情来的时候从来都是执迷不悟。在旁人眼里,莫少谦的所作所为一定是傻透了,我也觉得傻透了,他究竟在做什么?

  慕振飞慢慢地说:“我希望我姐姐可以遇上一个人,将她视作这世上最珍贵的珠宝,全心全意为她打算,呵护她,爱惜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我忽然想起慕振飞说过的话,他说:“我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会让她幸福快乐,宁可我自己伤心的死去活来,宁可我一辈子记着她,想起她来就牙痒痒,见到她了又心里发酸,不知不觉一辈子。”

  这样的男人和上哪去找啊,一定早就没了有了吧。

  慕振飞对我笑了笑:“要说的话我都说完了,听说愕出国手续办的差不多了,我想这件事突发的意外不应该影响到你出国继续学业,你放心吧。”

  他站起来,我坐在长椅上看着他,才发现他竟然穿的是校服,隔壁大学那么丑的校服被他穿的玉树临风,果然是校草气质,非同凡响。这样的男生要什么样的女生才配得上啊,我觉得慕家人太优秀了也是一种烦恼。不过幸好,这烦恼已经与我无关。

  我说:“谢谢。”

  他还是那样彬彬有礼:“不客气。”

  我仰着脸看他,问:“我能不能问你两个问题?”

  他的脸在柳荫深处显得暧昧不明:“你问吧。”

  “这次是你劝说愀盖鬃柚鼓憬憬慵绦绿┐,多吗?”

  他点了点头:“你猜的不错,是我劝说我父亲,我说服了他,这件事情到现在的局面,姐姐本身要负很大方的责任。她受到了伤害,可是有人因她受到了更深的伤害,所以因该结束了。”

  我慢慢叹了口气,是啊,够了,早就应该结束了,这一切。

  他问我:还有个问题是什么?“

  其实我没指望他会老实回答,结果他竟然还真的老实答了:“我是故意的——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然后看到你站在人群外——姐姐那时候还不知道有你存在,但我早就知道了。”

  我瞠目结舌,忍不住问:“为什么你会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对着我笑,一脸阳光灿烂:“你说过只问我两个问题,我已经都答了。”

上一页 《千山暮雪》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